我國藥物性肝損傷流行病學研究取得新進展

2019-08-07 10:28:18   來源:中國醫藥報   作者:本站    瀏覽人數:

2019年初,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消化內科主任醫師茅益民和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八五醫院(現更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905醫院)陳成偉教授作為共同通訊作者,在消化疾病領域頂級期刊《Gastroenterology》上發表了題為《中國大陸藥物性肝損傷發生率及病因學》的研究論文。該論文是中國學者首次在世界頂級醫學期刊上發表的反映中國大陸藥物性肝損傷(DILI)流行病學、病因學、臨床特征等整體現狀的研究論文,也是國內迄今發表的最大規模的藥物性肝損傷流行病學研究成果,該論文的發表標志著中國學者在該領域的研究進入國際領先水平。

1.jpg

藥物性肝損傷是我國臨床上遇到的不明原因肝損傷的最主要原因之一,也是引起急性肝損傷最常見的病因之一,嚴重時能導致患者急性肝功能衰竭甚至死亡。由于藥物性肝損傷缺乏特異性臨床表現和診斷標記物,尤其是藥物造成的慢性肝損傷發病較隱匿,所以臨床上常常不能被發現或不能被確診。

據統計,在西方國家普通人群中,DILI的年發病率為1/10萬~20/10萬人。法國和冰島DILI的年發病率分別約為13.9/10萬人和19.1/10萬人,美國DILI的年發病率約為2.7/10萬人。

中國藥物性肝損傷多中心回顧性流行病學隊列研究為期3年,共納入308家醫院的25927例DILI患者。研究展示了在中國人群中導致藥物性肝損傷的主要可疑藥物(包括西藥、中成藥、草藥等)以及臨床特征、治療現狀等方面的情況。研究結果顯示,多數DILI病例表現為肝細胞損傷(51.39%),其次為混合損傷(28.30%)和膽汁淤積性損傷(20.31%)。在我國,引起肝損傷的最主要藥物為各類保健產品和傳統中藥(26.81%)、抗結核藥(21.99%)、抗腫瘤藥或免疫調節劑(8.34%)。研究還發現,有13%的患者為慢性藥物性肝損傷,23.38%的患者在發生DILI時合并病毒性肝炎、脂肪肝等基礎肝病,此類患者的肝損傷更為嚴重,發生肝衰竭和導致死亡的風險更大。

盡管有44.4%的肝細胞損傷型DILI患者符合Hey’s定律,但僅有280例患者(1.08%)進展為肝衰竭,2例患者接受肝移植(0.01%),102例患者死亡(0.39%);且72例患者(70.59%)死亡的主要原因為DILI,DILI對21例患者(20.59%)的死亡起到了促進作用,9例患者(8.82%)的死亡與DILI無關。

若以完成DILI評估的66個中心為代表,估計在我國普通人群中,DILI的年發病率約為23.80/10萬人,但該數值只是根據醫院住院患者的保守估計,研究中并未包括門診和未就醫的患者,故實際的發生率應該高于這個數字。

我國DILI發生率高于國外,一方面可能是與我國人群中的疾病譜特點有關,如結核病與腫瘤是我國高發的疾病,這也意味著有更多的患者需要接受抗結核藥和抗腫瘤藥治療,而這些藥物都可以使DILI的發生風險增加;另一方面可能與患者的不合理用藥有關。

西藥可以引起肝損傷,公眾的認知度相對較高,也比較重視,用藥后會定期監測,一旦出現肝損傷,通常也會主動向醫生報告。而對保健產品,人們通常會認為有益無害,中藥也常常被認為無不良反應,因此,臨床上一旦出現肝損傷,很少有患者主動向醫生報告保健產品和中藥的應用史,導致保健產品和中藥引起的肝損傷被低估甚至忽略。然而,這是認識上的誤區,公眾應該了解這方面的信息,保健產品和中藥與西藥一樣,也有可能引起肝損傷,提高這方面的認知有助于更好地監測、防范肝損傷的發生。

一旦有肝損傷發生,及時停用可疑藥物是治療的關鍵,其次是對損傷的肝細胞膜進行修復。水飛薊賓-磷脂復合物是臨床常用的抗炎保肝治療藥物。水飛薊賓-磷脂復合物通過與肝細胞膜蛋白結合,能夠穩定肝細胞膜,保護肝酶系統;捕獲肝細胞內游離的氧自由基,阻止線粒體被氧化,防止受損蛋白質氧化;抑制中性粒細胞的超氧陰離子釋放,起到抗氧化的作用,可降低多種前炎癥因子水平,達到抗炎效果;通過抗氧化和直接抑制各種細胞因子對肝星狀細胞的激活,實現抗纖維化的作用;可降低肝臟內甘油三酯(TG)含量和血清TG、總膽固醇(TCh)水平,并改善肝臟的脂肪變和氣球樣變。


總裁致辭 | 加入我們 | 版權申明 | 友情鏈接

山西振東集團 版權所有 2016 copyright www.khalifnovat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晉ICP備13000178號-1 博訊科技 技術支持

新888真人平台